0550-3033148

文章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时间:2016-12-20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2)皖刑终字第00399号

  原公诉机关安徽省滁州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武鹏山,绰号武大四,男。2011年7月5日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被来安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19日经来安县人民检察院批准被来安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来安县看守所。

  辩护人陈乐,安徽皖江律师事务所律师。

  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滁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武鹏山犯故意杀人罪,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玉兰、范玉柱、王安花、范明远、周正萍、范明洋、范文文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2012年7月2日作出(2012)滁刑初字第00002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武鹏山对判决的刑事部分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10月1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安徽省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高钧、陆军依法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武鹏山及其辩护人陈乐等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被告人武鹏山在安徽省金禾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四公司三胺二车间任焊工期间,因工作琐事与该车间副主任暨被害人范先忠产生矛盾。2011年7月5日9时许,武鹏山在车间持焊锤殴打范,被同事曹洋等人制止。武鹏山被公司领导带到办公室进行劝导教育,公司派人将范先忠送到医院就诊。武鹏山离开公司后,又赶往来安县人民医院。10时42分许,武鹏山在急诊科医护办公室找到范先忠,用雨伞戳捣范并与范发生口角,武鹏山遂持焊锤殴打范先忠。在医院陪护其兄的范先河见状便与武鹏山厮打,二人从医护办公室厮打至急诊科南北走廊和东西走廊。期间,范先河持裁纸刀致武鹏山的左手臂受伤,武鹏山持焊锤致范先河的枕顶部受伤。在东西走廊处,武鹏山持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捅刺范先河,致范先河的胸、手等部位受伤后手捂胸口离开。武鹏山返回医护办公室,又持水果刀连续捅刺范先忠,范先忠躲至二病室,武鹏山紧追其后,在该病室内继续持刀捅刺范先忠,致范先忠的肩、胸、腰、前臂等部位受伤后踉跄至四病室东墙处倒地。范先忠、范先河经抢救无效死亡。10时44分许,武鹏山离开来安县人民医院前往该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投案。经鉴定:被害人范先忠、范先河系被单刃锐器刺破心脏死亡,被告人武鹏山的左臂伤为轻微伤。

  原判据以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现场勘验检查、辨认、提取、人身检查等笔录,刑事摄影照片,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证人储晓晖等人证言,被告人武鹏山供述,视听资料及物证、书证等。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武鹏山因琐事而持刀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二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本案虽系因民间矛盾激化引发,武鹏山具有自首情节,但二被害人对矛盾激化不负有直接责任,无明显过错,且武鹏山犯罪手段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极大,尚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的规定,认定被告人武鹏山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决对犯罪工具折叠式弹簧水果刀、焊锤予以没收。

  原审被告人武鹏山上诉提出:其没有捅死二被害人的故意,是在与二被害人厮打过程中,因恼怒而不计后果地持刀捅刺,属间接故意杀人,犯罪情节不是特别恶劣,手段不是极其残忍,社会危害不是极大,其案发后主动投案,如实供述,系自首,且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经济损失,在一审庭审中没有避重就轻,原判对其判处死刑过重,请求二审对其从轻处罚。

  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本案系是上诉人武鹏山在与被害人范先忠因工作中的矛盾激化导致的互殴中不计后果持刀捅刺造成的,主观恶性不是特别深,犯罪情节不是特别恶劣,手段不是极其残忍,社会危害不是极大,不应判处死刑。2、上诉人案发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减轻处罚。3、上诉人归案后真诚悔罪,愿意赔偿被害人亲属经济损失。请求二审对其从轻处罚。

  出庭检察员的意见是: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武鹏山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武鹏山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犯罪后果特别严重,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社会危害性极大,故本案虽系民间矛盾引发,武鹏山具有自首情节,但尚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武鹏山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建议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上诉人武鹏山在安徽省金禾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四公司三胺二车间任焊工期间与担任该车间副主任的被害人范先忠因工作发生矛盾。2011年7月2日,武鹏山以健康欠佳为由向公司申请调整岗位。7月5日9时许,该公司经理方泉在其办公室告知武鹏山,暂无合适的岗位可供调整,武鹏山为此心生报复范先忠之念,遂返回车间持焊锤殴打范先忠,后被同事曹洋等人予以制止。方泉闻讯后到车间将武鹏山带回办公室进行教育,并安排该车间主任储晓晖带范先忠到医院检查,被害人范先河闻讯赶至来安县人民医院陪同其兄范先忠诊疗。武鹏山离开公司后又生报复范先忠之念,并从储晓晖处确认范先忠在来安县人民医院急诊科。10时42分许,武鹏山在急诊科医护办公室找到范先忠,用雨伞戳捣范先忠并与范先忠发生口角,武鹏山遂持焊锤殴打范先忠。范先河见状便与武鹏山互殴,二人从医护办公室厮打至急诊科的南北走廊和东西走廊处。期间,范先河持裁纸刀致武左手臂受伤,武鹏山持焊锤致范先河枕顶部受伤。在东西走廊处,武鹏山持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捅刺范先河,致范先河胸、手等部位受伤,范先河手捂胸口离开。武鹏山又返回医护办公室,持水果刀捅刺范先忠数刀,范先忠躲至二病室,武鹏山紧追其后,在该病室内继续持刀捅刺范先忠,致范先忠肩、胸、腰、前臂等部位受伤,范先忠从二病室踉跄至四病室东墙处倒地。10时44分许,武鹏山离开来安县人民医院前往该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投案。范先忠、范先河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被害人范先忠、范先河系被单刃锐器刺破心脏死亡,武鹏山的左臂伤为轻微伤。

  上述事实,有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报警记录、刑事案件登记表及武鹏山归案情况的说明证实:2011年7月5日10时40分至52分,来安县公安局110接到多名群众关于来安县人民医院内有人被捅伤的报警。10时40分左右,储晓晖到来安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报案,称武鹏山在来安县医院杀人了,几分钟后,武鹏山携操作锤和水果刀到城北派出所投案,派出所的干警将武鹏山控制住并将武鹏山携带的操作锤和水果刀取下。

  2、人身检查笔录证实:2011年7月5日,来安县公安局侦查人员在来安县城北派出所对武鹏山进行了人身检查,发现其左手臂内侧有一处伤痕,并将其所用捅刺范氏兄弟的带有血迹的水果刀、焊锤依法予以扣押。物证焊锤、水果刀一审庭审中出示,经武鹏山辨认无异议。

  3、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现场示意图及现场照片记载、反映:案发现场位于来安县人民医院门诊部一楼西边急诊科,急诊科门对面见来安县人民医院商店。急诊科走廊自南向北为T型,走廊东侧为医护办公室,西侧为四病室,往北自西向东为一、二、三病室。中心现场位于急诊科的走廊、医护办公室及二病室。在急诊科左侧门角铁皮上、四病室门前地面及东墙面、三病室西南侧地面、二病室门前地面、二病室内入门处地面、一病室门前地面、医护办公室内地面均检见可疑斑迹,在急诊科走廊由南向北见五枚沾有可疑斑迹的足迹,公安机关对上述可疑斑迹均依法予以了提取,在医护办公室西墙角地面检见一长11厘米的刀片、在二病室门东侧检见一把裁纸刀的红色刀柄,在急诊科门外西南处抢救室左侧门后检见一条有血迹的长裤,均原物提取。提取笔录印证了公安机关依法对上述可疑斑迹、物品予以提取的事实。

  4、提取笔录、扣押物品清单证实:公安机关经依法见证,从武鹏山处提取血样一份、蓝色工作服一套、黑色皮鞋一双、染有可疑斑迹的水果刀及焊锤各一把;从被害人范先忠尸体上提取血样一份、短袖衬衫一件、蓝色长裤一条、黑色皮鞋一双、胃及内容物一份;从被害人范先河尸体上提取血样一份、蓝色短袖T恤一件、灰色长裤一条、迷彩鞋一双、胃及内容物一份;从来安县医院急症科工作人员金梅处提取雨伞一把。

  5、法医物证检验鉴定书、理化检验鉴定报告书证实:来安县人民医院急诊科门口、急诊科医护办公室内、急诊科一病室门前走廊处、焊锤上、武鹏山上衣左前片处、范先河右裤腿处、裁纸刀片上的可疑斑迹均检见人血反映,检出相同人基因型,支持为武鹏山所留。

  来安县人民医院急诊科走廊及走廊处的脚印、急诊科二病室(室内、门口及门前走廊处)、武鹏山衣服上(右口袋、左右裤腿)、范先忠衣服上(短袖衬衫左前片、左右裤腿)、范先忠左右鞋上、水果刀刀柄上的可疑斑迹均检见人血反映,检出相同人基因型,支持为范先忠所留。

  范先河衣服上(短袖T恤前襟、左右裤腿)及左右鞋上的可疑斑迹均检出人血,支持为范先河所留。

  水果刀刀尖、刀刃中的可疑斑迹均检出混合人基因型,包含有武鹏山、范先忠的基因型。

  6、手印鉴定书证实:公安机关现场提取刀片上的手印与范先河样本右手食指指印为同一人所留。提取笔录证实公安机关依法从来安县人民医院急诊科地面的刀片上提取一枚指纹,在来安县城北派出所依法提取了武鹏山的十指指纹,在来安县殡仪馆依法提取了死者范先河、范先忠的十指指纹。

  7、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理化检验鉴定报告证实:

  范先河尸体右胸部有三处伤口,左手桡侧有一斜行创口,枕顶部多处不规则的头皮出血,胸骨右侧第5、6肋间隙肌肉裂开,创深达胸腔,心包破裂。其头皮下出血形状不规则,面积较小,为具有较小接触面的钝器所致。范先河胸部及左手创口均表现为创缘整齐,创壁光滑,创角一钝一锐,为单刃锐器所致。结论为死者范先河系被单刃锐器刺破心脏死亡。

  范先忠尸体右锁骨下、右乳外上方、左乳内侧分别有一斜行创口,左侧胸部自上而下有三处创口。左腰部、左前臂外侧、左膝内侧分别有一创口。胸骨左侧第5肋完全骨折,肌肉损伤出血。左第6、7肋骨腋前线处不完全骨折,左第8肋骨腋中线完全骨折。右第6肋骨不完全骨折。胸腔大量积血。两肺均严重压缩,左右肺下叶均破裂,心包破裂。其创口表现为创缘整齐,创壁光滑,创角一钝一锐,分析为单刃锐器所致。结论为死者范先忠系被单刃锐器刺破心脏死亡。

  武鹏山左前臂创口创缘平整,创周未见表皮剥落,创口长达9.0cm,分析为锐器所致,损伤为轻微伤。

  8、调岗申请书证实:2011年7月2日,武鹏山以视力下降和身患高血压不能登高为由向公司申请重新安排工作。

  9、来安县人民医院监控录像、武鹏山、蒋伦对录像内容的辨认笔录证实了武鹏山到达及离开来安县人民医院急症科的时间。并证实武鹏山先与范先河在二病室前东西走廊处厮打后退回医护办公室前的南北走廊处,范先河捂着胸口从走廊东口离开;武鹏山又在南北走廊追逐范先忠至东西走廊的二病室方向,后范先忠在倒在四病室东墙面的走廊处;同时证实在厮打时,蒋伦一直跟在武鹏山身后观看。

  10、证人储晓晖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武鹏山与范先忠因工作存在一些矛盾,武鹏山定级为副操手之事由他与范先忠、董家德共同研究并口头上报由公司决定的。2011年7月5日上午,武鹏山和范先忠在车间打架,他骑摩托车带范先忠前往来安县人民医院急诊科。范先忠的两名亲戚来到医院,一人不久便离开,另一名穿T恤的男子(当时听范先忠讲是其弟弟范先河)留下陪护。其间,武鹏山打电话问他是否还在医院,他说在等CT结果。范先忠在医院急诊科医护办公室就诊时,武鹏山进来持一把长伞捣范先忠的腰部并与范先忠再次发生纠纷。范先忠的弟弟范先河遂上前打武鹏山,二人厮打至医护办公室外走廊的北面。他因拉着范先忠而没有跟随,等他走至急诊科北面巷口时,武鹏山返回医护办公室,掏出一把刀捅刺范先忠,范抱着头蹲在地上。他因害怕未敢劝阻,便跑到城北派出所报案。从派出所返回医院的途中,遇见浑身血迹的武鹏山一边打电话一边往城北派出所走。证人董家德的证言亦证实武鹏山定级为副操手之事由车间主任储晓晖、副主任范先忠和他三人共同研究并口头上报由公司决定的,定级主、副操手主要是依据车间焊工的工作量。

  11、证人蒋伦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2011年7月5日上午,他作为驾驶员在来安县人民医院急诊科值班。10时许,范先河陪范先忠在急诊科就诊。医生黄少冠给范先忠诊断期间,武鹏山持铁锤砸范先忠,范先忠就跑。武鹏山紧追其后,范先河拉扯武鹏山,二人即厮打在一起。范先河抓住武鹏山手中的铁锤,互相争夺至急诊科西北方的病房门口。在该处,二人互相争夺铁锤僵持不下之时,武鹏山拿出一把刀捅刺范先河胸口数刀,范先河被捅后不再争夺而是手捂胸口。武鹏山又持刀窜进医护办公室朝范先忠身上捅刺数刀。范先忠跑进急诊科北面的二病室,武鹏山追上后又朝范先忠身上继续捅刺。后武鹏山从二病室出来沿着护士办公室方向离开,范先忠、范先河经抢救无效死亡。

  12、证人平国霞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2011年7月5日10时许,范先忠到来安县人民医院急诊科就诊,医生黄少冠在医护办公室给病人办理住院观察手续时,武鹏山持长伞进来,并用长伞碰范先忠说:“你怎么样?”范先忠答:“你还想打我?”武鹏山也回了一句,双方即厮打。陪同范先忠的范先河也参与其中,武鹏山拿出一把金属锤打对方。双方在走廊里打作一团,她便打手机报警。后看见范先忠浑身是血的躺在医护办公室与急诊四病房之间的走廊里,她见状即抢救伤者。此时,武鹏山手里拿着刀和金属锤从医护办公室门前的通道往外跑。

  13、证人路传芹证言证实:2011年夏的一天10时许,她抱着被褥经过来安县人民医院急诊科时,看见穿蓝色工作服的男子在急诊科的走廊处由南向北追一40多岁的男子,后他们追至东西走廊。片刻,穿蓝色工作服的男子返回医护办公室,她透过窗户看见穿蓝色工作服的男子用一东西朝该办公室内的另一男子身上连续捅戳数下。

  14、证人梅云证言证实:2011年7月5日10时40分许,她在来安县人民医院一楼门诊挂号处听见西边急诊科的东西走廊传来类似推车撞击的声音,她出门看见穿一套蓝色工作服的高个男子持一把约40公分长的铁器击打另一男子的头部。她因事返回办公室,当她再次伸头时,看见穿蓝色工作服的高个男子持一把短刀朝被打的男子连捅数刀。

  15、证人肖有申证言证实:2011年7月5日10时许,他和雇主余程呈在来安县人民医院急诊科走廊处安装医院的制度牌时,一穿蓝色工作服的男子和一人从医生办公室厮打至走廊北面的拐弯处,其中穿蓝色工作服的男子手持一根像棍子的金属器械在打。片刻,穿蓝色工作服的男子从走廊北面走回医生办公室。临走时,他看见一人躺在走廊里。证人余程呈证言与其证言相印证。

  16、证人黄少冠证言证实:2011年7月5日9时许,两名男子陪同范先忠到来安县人民医院急诊科就诊。范先忠告诉他,其肩膀和胸部被他人打伤。他让范先忠作了胸片检查,并建议范做CT检查,以便明确诊断并建议范住院观察。他在写病历的时候,听见走廊里有轰隆轰隆的声音,护士长平国霞和驾驶员蒋伦听到声音后也跟着出去,回来后告诉他,范先忠和陪范一起来的人被捅伤了。

  17、证人方泉证言证实:2011年7月5日8时许,三胺二车间主任储晓晖向他汇报,其车间的武鹏山与范先忠有矛盾,希望公司能将他们调开。半小时后,他让盛斌把武鹏山给喊到办公室对其进行思想教育。武鹏山始终强调范先忠和其过不去,对其态度不好,不拿其当回事。临走时说:“算了,我干脆不干了,不如打范先忠一顿。”他也紧随其后,因为腿不方便,没有追上武鹏山。等他到三胺二车间时,武鹏山已将范先忠压在身下,周围也有人劝架。为了缓和矛盾他将武鹏山又带回办公室和盛斌一起作武的思想工作,武鹏山亦答应不再闹事。期间,储晓晖打电话向他汇报带范先忠到医院检查之事。之后,储晓晖又打电话告诉他,武鹏山把范先忠给捅了。证人盛斌的证言与其证言相印证。

  18、证人曹洋证言证实:2011年7月5日9时许,武鹏山在二车间将范先忠按在尿素堆上,持焊锤砸范先忠的后背。他和工友戴义涛一起上前劝架,他按着武鹏山的左手夺下焊锤,戴义涛按着武的右手将武鹏山拉开。方泉赶到现场将武鹏山带到办公室,范先忠则蹲在地上喊疼。10时许,武鹏山从二车间经过一车间对他说,事与其无关,其不该拉架。武鹏山说完拿着焊锤和一把红色碎花长伞离开。14时30分许,他听同事说武鹏山杀害了范先忠。戴义涛的证言与其证言相印证。

  19、证人潘二勇证言证实:范先忠作为他们车间的副主任负责维修工的主、副操手的级别确定,而主、副操手级别工资差距有二三百元。范先忠将武鹏山定级为副操手,武鹏山认为该定级不合理,并于2011年5月在车间点名会上与范先忠发生争执。7月5日,他听说武鹏山与范先忠又发生矛盾而打架,是曹洋与戴义涛将二人拉开的。

  20、证人金梅证言证实:2011年7月5日10时30分许,她在急诊科打扫卫生时,发现一把红色、周边有小花的伞在急诊科门外的地上。13时许,她拾起该伞到食堂就餐。后将该伞交给警察。提取笔录证实公安机关依法从金梅处提取了该伞。

  21、证人周正萍证言证实:2011年7月5日9时许,她丈夫范先忠打电话告诉她,其被人殴打了,让她哥周正全到医院陪诊。范先河从她处得知范先忠被打在医院就诊,也赶往医院陪护。周正全回家后告诉她范先忠无大碍。中午,范先忠和范先河均未回家吃饭。之后她二姐周正霞和三姐周正琴告诉她范先忠被害了。

  22、证人陈月静证言证实:2011年2、3月份,她丈夫武鹏山调整到金禾公司四公司范先忠主任负责的车间从事焊工。期间,听武鹏山说,不论其怎么努力工作都得不到范先忠的肯定。同年7月5日11时许,武鹏山打电话告诉她:“我和人家打架了,他弟弟先动手的,我此时在城北派出所。”后她到派出所通过窗户看见武鹏山坐在木椅上,左手流着血。武鹏山腰部所挂的钥匙环上有一把水果刀是她儿子武云峰网购所得。

  23、证人武云峰证言证实:2010年3、4月份,他从“拍拍网”上购得一把折叠式水果刀,才买的时候是军用迷彩色,单刃。后被他父亲武鹏山拿走了并挂在其钥匙环上。网购记录等书证印证了武云峰在“拍拍网”购买水果刀的情况。

  24、上诉人武鹏山供述及辨认笔录证实:他在安徽省金禾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四公司三胺二车间任焊工期间与副主任范先忠因工作发生矛盾。他认为平时工作如何努力也得不到范先忠的认可,他的焊工技术应属主操手的水平,却被定级为副操手,每月工资少300余元,他认为系范先忠有意为难,所以向公司递交了调整工作岗位的报告。

  2011年7月5日8时许,公司经理方泉在办公室告诉他没有合适的岗位可供调整。他坚持要求调整,但未得到明确答复。他心生怒气,便到车间找到范先忠,用焊锤敲打范的后背,同事曹阳将他们拉开并夺下焊锤。方泉与盛斌赶到现场将他喊至办公室训话,并安排储晓晖带范先忠到县医院检查。他知道公司有规定,工人不听从领导安排要下岗,所以就丢下“不干了”这句话,带着焊锤、雨伞等物品离开公司。途中,他越想越生气,在拨打储晓晖的手机确认范先忠在县人民医院急诊科就诊后,他到该科的医护办公室找到范先忠。他先用雨伞戳捣范先忠的后背,范先河便上前打他,范先河持一把红色美工刀砍向他,他本能的左手一挡,砍在他的左手臂。后他持焊锤与范先河厮打至办公室外的走廊,他的焊锤被范先忠和范先河紧紧抓住。他就持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朝范先河乱划乱捅五六刀,感觉捅到下腹部的位置。范先河被捅后离开,他则持刀捅刺范先忠,范先忠跑回医护办公室。在该办公室,他持刀捅刺范先忠的左下腹五六刀。听见范先忠哭了之后,他就拾起焊锤到城北派出所投案。他行凶的水果刀是其子武云峰从网上所购,他平时挂在钥匙环上。

  25、户籍证明证实了上诉人武鹏山的出生日期等基本情况。

  本院认为:上诉人武鹏山因工作纠纷殴打范先忠后,又到范先忠就诊的医院滋事,在与范先忠、范先河的厮打中,其先持刀捅刺范先河胸部数刀,在范先河逃离后又持刀追杀范先忠,捅刺范先忠胸部数刀,致二人心包破裂死亡,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且系直接故意杀人,武鹏山称其行为不属直接故意杀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武鹏山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犯罪后果特别严重,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社会危害性极大,依法应予严惩。鉴于武鹏山案发后投案自首,归案后如实供述,认罪态度较好,二审期间其亲属积极代为赔偿被害人亲属经济损失,取得了被害方的谅解,可对其判处死刑不立即执行。对武鹏山及其辩护人请求二审对其从轻处罚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滁刑初字第00002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的第五项,即犯罪工具折叠式弹簧水果刀、焊锤予以没收;

  二、撤销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滁刑初字第00002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的第一项,即被告人武鹏山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武鹏山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余乃荣

  代理审判员  段志侠

  代理审判员  吴春涛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明恒传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第四十八条死刑只适用于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对于应当判处死刑的犯罪分子,如果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可以判处死刑同时宣告缓期二年执行。

  死刑除依法由最高人民法院判决的以外,都应当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缓期执行的,可以由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或者核准。

  第五十七条第一款对于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应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二)项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

  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